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動態信息 >> 特別推薦
我的70年——江西省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辦公室簡史
發布時間:2019-10-23 14:52:19來源:作者:廖金源


由于特定的地理位置和氣候條件,降水時空分布不均,江西洪澇干旱災害頻繁,成為制約經濟社會發展的心腹之患。江西是長江中下游地區的三大主要暴雨區之一,降水集中、強度大,幾乎每年都發生洪澇災害,較大洪澇災害平均3~5年就發生一次。江西旱災也是具有空間廣泛性和時間上多發性的特點,新中國成立后平均每4年發生一次較為嚴重的旱災,干旱延續時間一般為20~30天,長的達40~50天以上,嚴重的伏秋連冬旱可能持續100天以上。因此,江西歷屆省委省政府均高度重視防汛抗旱工作。


一、我的“身世”

我出生于1950年6月10日。新中國成立第二年的6月10日,省委省政府正式成立江西省防汛總指揮部,省主席邵式平兼主任,省委書記陳正人兼政委,辦公室設在省水利局。50年代,防汛指揮部是臨時機構,每年汛期到來之前組織,汛期過后停止辦公。1962年大水過后,我成為常設機構,有了正式編制,成為體制內的干部,而且改了名,增加“抗旱”兩字。常言道,天有不測風云。但由于我的重要性,即使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間,我也沒有被開出宇宙,只是名字前加了個頭銜“江西省革命委員會”。這個頭銜伴隨著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結束而壽終正寢,并于1980年恢復原名。


二、我的“正名”中國人講究名分。

孔子說:“名不正,則言不順。”我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是有“夫妻”之實,無“夫妻”之名。1990年,省人民政府發布《江西省防汛工作暫行規定》,我終于領證了,有了自己的小本本。1992年,省人大常委會公布《江西省實施<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>》,單列“防汛抗洪與抗旱”章節,我的“名”進一步壓實。2001年,省人大常委會公布《江西省實施<中華人民共和國防洪法>辦法》(2010年9月修正),我登堂入室,真正有了自己的一塊“責任田”。在歷次改革大潮中,我的身份基本不變。1995年、2000年、2009年機構改革,均明確省水利廳承擔省防汛抗旱指揮部的日常工作。剛開始,我跟著我的兄弟工管處混,1989年分立。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呀吹,我開始發福,2000年我的體重最重,有28個編制,雖然是事業編,但怎么著也是國家干部。2009年機構改革,我正式進入公務員隊伍,家里給了我18個編。


三、我的“王牌”手中有糧,心中不慌。

我手上握的東西越多,面對大洪水就越有信心。一番摸爬滾打,我有了兩張“王牌”。一張是防汛隊伍。新中國成立之初,防汛隊伍主要以民兵為基礎,干部黨團員為骨干。20世紀90年代開始,逐步組建了一支配套齊全的防汛隊伍,有專業隊、常備隊,有預備隊、群眾搶險隊等,基本形成軍民聯防、群防群控的防洪搶險救災格局。其中,專業隊是防汛搶險的技術骨干力量,包括機動搶險隊、水利施工企業、水電武警二總隊、潛水隊、水上救生隊等。人民解放軍是抗洪救災的主力軍,一聲令下,哪里最艱險就奔赴哪里,在歷次抗洪救災斗爭中做出了突出貢獻。


另一張是防洪工程。70年來,共建堤防1.3萬公里、水庫1.08萬座、水電站3846座,規模以上水閘1.1萬座、泵站2萬座。特別是九八大水后,實施了九江長江堤防和江岸整治工程、贛撫大堤和鄱陽湖區重點圩堤加固治理工程、病險水庫除險加固、城市防洪工程、分蓄洪區工程以及排澇工程建設,全省防洪排澇能力全面提高。除此之外,我還有一套完善的制度、預案、物資、水文情報預報體系。


四、我的“嬗變”在集體時代,人多力量大,黨指向哪里我就打向哪里。

那時的方針是:有備無患,預防為主,常備不懈。那時的口號是:黨政軍民一條心,男女老少齊上陣。那時的場面是:轟轟烈烈,熱熱鬧鬧,好不喜慶。改革開放后,農村實行單干,情況悄悄發生變化,甲殼蟲似的機器登場,不再搞人海戰術了。面對新形勢新變化,防汛工作的思路不斷調整,更加突出“以人為本、生命至上”的理念。20世紀90年代,強調堅持防汛抗旱兩手抓,確保重點工程和人民生命安全。2004年提出“一個中心、三個重點、五個確保”的防汛總目標。“一個中心”就是以人為本,以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安全為中心;“三個重點”就是堅持以水庫安全度汛、山洪災害防御和中小河流的防洪安全為防御重點;“五個確保”就是當發生標準內洪水,確保全省所有水庫不跨壩,確保萬畝以上圩堤不潰決,確保不發生大面積的嚴重內澇,確保大中城市和交通干線不受淹,確保一旦發生山洪地質災害不造成重大的人員傷亡。2007年出臺三大基層防汛創新措施:防汛機構延伸至鄉鎮、推進山洪災害預警系統建設、建立小型水庫安全管理員制度。防汛措施進一步延伸至鄉村,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減少人員傷亡。


五、我的“斗爭”在人類發展的歷史長河中,70年不過是短暫的一瞬,然而1949年到2019年的江西,則經歷了諸多驚濤駭浪。

70年,我戰斗無數。其中最為慘烈的要數1954年和1998年的抗洪斗爭。1954年5月,天破了個洞,銀河里的水不斷往下傾瀉,長江中下游地區汪洋一片,茫茫望不到邊際。5-7月,南昌、弋陽、銅鼓的降雨量分別達到1784毫米、1858、毫米、2024毫米,為歷年同期均值的2倍多。7月16日長江九江站、鄱陽湖湖口六水位分別達22.08和21.68米的最高值。九江站20米以上的高水位達百余天,湖口站水位直到9月7日才退到20.65米以下。洪水量之大、水位之高、持續時間之長,均為有記錄之最。7月17日,九江市對岸的黃廣大堤和同馬大堤相繼潰決,鄱陽湖區大小圩堤幾乎全部漫決,死亡972人,南昌、九江等10個縣市的部分或全部街道浸水數月,對工業、交通造成嚴重損失。從5月下旬到9月,省委、省政府及沿江濱湖地區各級人民政府組織干部2萬多人、軍民50多萬人,調用火車、輪船和防汛物資,全力以赴,進行數月的抗洪救災斗爭。1998年,江西天氣異常, 3月上中旬發生罕見早汛,6月中旬開始,接連發生兩次大范圍集中強降雨過程,造成贛江下游、撫河、信江、饒河、修河、鄱陽湖和長江九江段相繼超過歷史最高水位。其中,長江九江站最高水位23.03米,超歷史最高水位0.83米,超過歷史最高水位、警戒水位的持續時間分別為42天和94天;鄱陽湖湖口站最高水位22.59米,超歷史最高水位0.78米,超過歷史最高水位、警戒水位持續時間分別為29天和94天。這場特大洪水造成嚴重災情,九江城防堤決口,240座千畝以上圩堤潰決,死亡313人。全省廣大軍民團結一致,眾志成城,展開一場規模空前,艱苦卓絕的抗洪斗爭。黨中央、國務院高度重視,總書記江澤民、總理朱镕基等黨和國家領導人親臨抗洪前線,慰問抗洪軍民和受災群眾,指導抗洪救災工作,并提出“萬眾一心、眾志成城,不怕困難、頑強拼搏,堅韌不拔、敢于勝利”的“抗洪精神”。這場特大洪水,全省水庫、圩堤等防洪工程體系發揮重大作用,抗洪搶險使全省10萬畝以上圩堤無一潰決,小(1)型以上水庫無一垮壩,保障了南昌、九江等重要城市,鐵路、機場等重要設施的安全,保障了全省經濟社會發展正常運行。


2018年機構改革,將水旱災害防治相關職責、省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的職責,整合至省應急管理廳。我不得不離開生活了70年、相濡以沫70年的水利這個家。心中縱有千萬個不愿、不舍,卻不得不服從組織安排。傷感無益,重新出發才是硬道理。

分享到:
浪排球的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