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水文化 >> 水之悟
[五河杯文學獎征文選登]徜徉濕地
發布時間:2019-09-12 09:46:14來源: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:王雅坤

艾溪湖是南昌唯一的城市天然濕地,她就像一位頭戴花環、身披綠紗的曼妙仙子。每年三四月份開始,濕地便花色如潮——紫荊情深,“雜英紛已積,含芳獨暮春”;荷花高潔,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”;桂花脫俗,“何須淺碧輕紅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……

濕地湖畔,密密層層的綠把所有空隙都填滿了,它們從泥土里冒出的小嫩芽開始,一直攀爬到高高的樹梢,像小朋友的剪貼圖案,布置均勻又率性隨意。整片濕地被綠團團環抱,晶瑩,透亮,泛著微微的光芒,微風一吹,油油的綠意便潤潤地撲面而來。彎腰掬一捧湖水,如托起一座顫動的水晶宮,溫潤、清涼的綠便浸透到全身每個毛孔。

沿著水邊行走,那一路鋪開的草坪,像一張長長的綠地毯,厚實、溫暖。堤岸上垂柳滴翠,如動情的仙子撒下萬千情思。高大挺拔的梧桐樹上,藤蔓蜿蜒纏繞,誓要與鮮嫩的綠葉手牽手。穿過茂密的小樹林,便出現幾處波光粼粼的小荷塘,大片的睡蓮隨水的綠一起搖蕩,星星點點的荷花點綴其間,如仙女裙上的刺繡。荷葉上透明的水珠翻滾著,倒映出的仍是一個綠瑩瑩的世界。這里的植物數量繁多,種類豐富,數不勝數。這些層次分明且具有豐富律動的深綠淺綠,終年不敗,此生彼長,透著生氣,泛著活潑,水靈靈,鮮嫩嫩。

濕地會根據季節的變化,搭配出自己喜歡的風格,或端莊,或調皮,或甜美,或清純。每次徜徉于濕地,我總是閉上眼,深呼吸,想象自己是席慕蓉詩中那一棵開花的樹,站在意中人必經的路旁,“當你走近,請你細聽,那顫抖的葉,是我等待的熱情”。

她有一副婉轉動聽的嗓音。除了水聲、蛙聲、雷聲、雨聲,我最喜歡聽的,當數夏天的蟬鳴。走在曲折蜿蜒的小路上,密密匝匝的蟬聲便圍攏上來。濕地聽蟬,那行云流水般的歌聲,是否能沖淡一些你內心不輕易向人吐露的輕愁?

每當需要對人生做一些思考時,我就去濕地散步。艾溪湖于我,就像瓦爾登湖于梭羅一樣,是一個獨特的精神家園。我雖不能像梭羅那么超脫,孤身去大自然體驗返璞歸真的生活,卻慶幸同他一樣在湖畔居住。

夏季的濕地,是我眼中最美的時候,這與去歲今時父母來南昌團聚不無關系。我在南方落地生根時,遠在北方的父母常擔心不知我身在何方,能否吃飽穿暖,是否開心快樂。為解他們的煩憂,我終于有機會接父母來身邊小住。因居住艾溪湖畔,閑暇時,我常帶他們去湖邊散步解悶。

夏日清晨,我們三人沿著林中小路,沒幾步就到了濕地公園。朝陽下的艾溪湖悠然橫臥,色如白練。艾溪湖大橋橫跨湖中央,橋上車輛川流不息,橋中段兩個紅色的半圓弧形狀的橋拱,狀如一只欲振翅高飛的鳥兒。濕地的寧靜與城市的喧鬧,仿佛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,于是能見到很多暫時從滾滾紅塵中抽身而出的人們,來這個天然的“庇護所”釋放緊張的情緒。

清晨的濕地公園里,早有青年在跑步了,老年人大多選擇步行,他們邊走邊悠閑地聽著廣播。騎車上班的年輕人,像一個奔赴戰場的士兵,疾馳而過時,車鈴“叮當”作響。湖心小島上,常有一個渾厚的男中音把“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”唱得蒼勁飽滿,淋漓盡致。還有很多人在打太極拳,舞劍,讀書,背誦,練瑜伽,他們昂揚的精神狀態多像湖畔那一盞盞路燈上的鷗鷺呀,時刻保持著振翅飛翔的姿勢。更令我驚訝的,是每一張面孔都恬靜美好,透著蓬勃向上的氣息。

我父親身體硬朗,母親卻因腰部病痛邁不到幾步就需坐下歇息。許是濕地公園的勃勃生機感染了母親,后來的日子里,母親每次都會忍痛堅持走到湖畔,扶欄放聲歌唱,父親則在母親身邊陪伴。父母相依相偎的背影,讓我想到了濕地水域中的天鵝,忠貞不渝,死生契闊。我常想,艾溪湖濕地自有治愈的功效,不然,為何會讓我母親黯淡的雙眸重新煥發奕奕光彩?

深夜,藍黛的長天下,幾只欲歸巢的小鳥箭一般從頭頂掠過,月光溫柔地灑在湖里,映照出一個孤單的背影。此時的濕地,在斑駁的燈火中,一片漆黑的沉寂。

我想起豐子愷先生說的“人間的事,只要生機不滅,即使重遭天災人禍,暫被阻抑,終有抬頭的日子”,突然間,我意識到這片生機盎然的濕地,于我是多么重要。它用綠意充盈我的生命,它以親情慰藉我的靈魂,它不僅是我身體的棲所,還是我心靈的故鄉。在濕地彌漫著的氤氳水汽中,我仿佛已成為一尾潛入湖底的小魚,游走了,還能再游回來……

分享到:
浪排球的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