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水文化 >> 水之悟
無悔的擔當
發布時間:2019-09-11 16:33:02來源: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:姜麗敏

我叫李志昌,今年40歲,是余干縣砂管局執法大隊教導員。

熟悉我的親人和同事都知道,過去的李志昌身體魁梧壯實,做事雷厲風行,典型的退伍軍人作風,可不是今天站在大家面前這個模樣消瘦的李志昌……是的,因為一場生死經歷,我的體重從180多斤直降到140多斤,身上掉了三四十斤肉,倒顯得我比從前斯文了。

2018年11月23日,我帶領執法人員到洪家嘴鄉嚴溪渡村一處非法采砂場開展執法取締,剛到那里,聽對方問了一句:誰是帶隊的?我站出來回答:我是帶頭的!歹徒二話不說撲上來持刀行兇。事發突然,我在避讓中被腳下電纜線絆倒,腹部、面部被連捅數刀,身負重傷。半年來,我在上海、南昌等地接受了 3次手術治療,身體有所恢復。時至今日,我的右臉仍然麻木,右耳的聽力也完全喪失。被捅破的腸子一度在體外“流浪”了5個多月,現在總算可以歸位,又放回了肚子里。

事發之后,許多人問,當時你害怕嗎?事后會后悔嗎?

我不會唱高調,但是在我人生的詞典里,的確沒有“后悔”一詞。

說實話,事情發生的那一刻,根本來不及害怕。在農村長大的人都見過殺豬,歹徒把刀捅進我的身上時,和殺豬真的沒什么兩樣。一時之間,我竟然沒有感到疼痛。看到血“呼呼”地直往外噴濺,我本能地用手去捂住傷口。混亂之中,我聽到人群中傳出“快打120,快叫救護車”的聲音。與此同時,另一個聲音在腦海里響起:“來不及了,等救護車來,血都要流干了”。求生的本能驅使我艱難地向執法車爬去……反應過來的同事們,七手八腳把我抬上車,護送到了醫院,模糊中我感知到了醫生對我實施輸血、包扎等搶救措施,不久之后我失去了意識。再次醒來,已是在省一附醫院。

都是爹生娘養的肉體凡胎,雖然死里逃生,身體終究還是吃了一通大虧。事后回顧,說完全不后怕那是假的,但“后悔”卻是沒有的。危險場合,要避開也完全能夠避開,可是作為縣采砂執法大隊的教導員,又是一名退伍軍人和共產黨員,哪怕再讓我選擇一次,與非法人員對峙時,我依然會站在最前面。今天我們很多人在講“擔當”,強調當干部要有擔當,我從沒有刻意去揣摩過“擔當”二字的含義,但我知道,一旦有什么事情,我李志昌一定會站出來,自然而然。

當然,血不可以白流,傷也不能夠白受。今后面對違法分子,絕不可麻痹輕敵,應該對事情多方面摸排了解,注意區分黑惡勢力和人民內部矛盾,做好兩手準備。同時更要加強執法隊員日常演練,做好執法行動前各項防護準備工作,確保我們的執法隊伍召之能來,來之能戰,戰之能勝。

我想強調一點,遇事情站出來,是憑借底氣支撐,而不是一時沖動。砂管局在日常執法中,經常遇到不法分子偷運倒賣砂石事件。2018年9月26日,在昌萬公路古埠鎮執法點,在蹲守中發現一輛疑似倒賣砂石違規車輛強行闖關,我帶領隊員隨后追趕,中午時分在萬年縣交界處成功攔截。當時司機態度相當惡劣,指著我們破口大罵,還有要動手的沖動。等他情緒稍微穩定之后,我站在烈日之下,與他溝通了一個多小時,最終成功說服司機,將車開到國營古埠砂場卸載了砂石。前幾天,江西水文化的記者采訪我時,十分好奇我是如何能夠降住那些人,使他們心悅誠服的。其實,概括起來就是八個字——“亮明身份,闡明利弊”。我們每個人都有多重身份,我李志昌既是爹媽的兒子,也是老婆的愛人,還是兒女的老爸。但是在執法場合,我唯一的身份就是余干縣砂管局教導員。第一時間亮明了身份,是為了給涉事人員傳遞一個信息:這個人是能管事的!只有這樣,對方才愿意聽我們說話,才能起到一定震攝作用。一旦對方的氣焰降下來,我會抓緊時機,及時普及《江西省河道采砂管理條例》并闡明配合執法和負隅頑抗的不同后果,勸對方冷靜下來好好衡量個中利害關系。這時候再加上耐心的態度、懇切的話語,絕大多數情況下,都能夠將企圖違法的人拉回正確的方向。簡單的八個字能夠奏效,其實是充分掌握了違法分子心理活動的結果。

總之,既然從事了這樣一份工作,就不能怕這怕那,更不能因為受了傷,就活在后悔中。比如后悔轉業時放棄了其他幾個單位,選擇了砂管局。人和單位的緣份其實是和找對象娶老婆差不多,選擇了就是一輩子,就沒有后悔這一說。

有人問我這種敢打敢拼的性格是天生的,還是多年來在部隊的大熔爐鑄就的?

應該說,每個人性格里都有一部分是天生的,比如我對待生活的樂觀和工作時的犟脾氣。但絕對不可否認,正是16年的軍旅生涯在我的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。

高中畢業那年,我剛滿18歲,光榮參軍了。部隊接兵的干部當時說了一句話,讓我記憶猶新。他說,農村的孩子能不能跳出農門,當兵是一條路,看你們能不能把握住機會。

第一天到部隊(廣東潮汕,75240野戰部隊)正是中午,放下包袱,氣也沒好好喘一口,一同入伍的老鄉全被打散了被分頭領去訓練了。剛經歷了旅途的疲憊,緊接著又投入到高強度的訓練中去,對于我們這些新兵蛋子來說真是苦不堪言,好不容易熬到傍晚訓練結束,已經餓得前胸貼后背的我,想到快到開飯了不由充滿期待。可到了食堂一看到那大盆裝著粗糙的飯菜,瞬間胃口全無了。不過后來,我不但能吃得下那些伙食,還越吃越香了。

我一直沒忘接兵干部的話。新兵連三個月,俯臥撐、下蹲起立、仰臥起坐每天“3個100”訓練下來,我的體能測試次次全優。由于表現突出,新兵連訓練結束后我被選送去學開車,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技術兵。那時,駕駛員在部隊算是稀缺資源,我深知機會得之不易,用心學習駕駛技術之余,總是利用午休時間搶著去挑大糞、種菜,多幫連隊搞副業,以表達內心的感恩。

很快我從一名新兵升為副班長,又當上了班長。當班長期間,手下一名技術兵在一次外出執行任務時,把車給撞了,車輛損壞嚴重。他著急萬分,不知如何是好。假如事情直接上報,這名技術兵將會受到嚴厲的處分。得知消息后我第一時間趕了過去,決定陪他一起承擔修車事件。陪同修車的過程中,我突然感到肚子劇痛,當時我沒有多想,只想忍耐著把車盡快修好,盡可能保護好這名戰士的前途不受影響。不料后來肚子痛得越來越嚴重,被送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88醫院去治療,經檢查才知道是闌尾炎。醫生質問我為什么拖這么久才來,差點要穿孔了。

不可否認,作為一名普通的農家子弟,內心想要跳出農門的愿望十分強烈,某種程度上確實是受這種愿望的驅使,使得我在部隊的每一天都非常刻苦努力。但歸根結底,是部隊的嚴明作風和鐵的紀律塑造了我,是老班長等一批軍人的言傳身教幫我樹立了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,才有了積極工作、熱情助人、團結戰友的我。時至今日,執法的路上我依然延續著當兵時的習慣,喜歡大聲唱起《團結就是力量》,因為倍感士氣提振,凝聚人心。

2014年,我告別了16年部隊生涯,轉業進入砂管局工作。應了當初接兵干部的那句話,家里兄弟姐妹5人,總算出了我一個跳出農門的,父母因此感到體面,覺得我為家里爭了光。然而去年出了這個事后,全家人都痛心不已,連我近百歲的爺爺也惦記我的傷情。他們想不通別人端著公家的飯碗都安安穩穩的,為什么我會為了公家的事差點把命搭進去了,太不劃算了。他們看著我消瘦的身軀嘆著氣說:你太笨了,何必這么硬拼呢?

面對父母妻兒滿含隱憂的目光,我的內心也不是滋味。但我依然一次次笑著對他們說,身體全都好了,一點問題都沒有……瘦點好啊,瘦點更健康,還不要想各種辦法減肥呢……

在這里,我想告訴我的父母:你們的兒子并不笨,為了工作去拼命是這么多年受黨和部隊的教育,為此負傷、流血我無怨無悔。請依然為兒子感到體面吧!

分享到:
浪排球的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