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水文化 >> 水之悟
“護砂衛士”的軍人底色
發布時間:2019-09-11 16:18:25來源: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:周振宇

我叫石江輝,是李志昌的戰友。我們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兵,要從1997年12月開始算起,那時志昌18歲,我比他年長2歲。聽志昌說,當時他僅讀了高一,后覺得自己是農村家庭,經濟條件不好,所以他想外出務工,但一直不知道去哪務工,他父親偶然從當地干部口中知道了有征兵的消息,在溝通后志昌就報名參軍,9月份參加了征兵體檢并合格通過。

不知是當地干部傳達錯了還是其他原因,原本志昌以為是去香港駐軍服役的,因為那時正值香港回歸之際,駐港部隊正在選拔戰士。后真正服役的地區在廣州,這讓志昌有點難受,甚至想過不去當兵了,但在當地干部的宣傳動員下,志昌最后還是選擇了當兵。

現在回想起那時離開余干故鄉去部隊的情景,歷歷在目。12月的余干縣城,寒冷,我和志昌連同余干其他18名新兵統一乘坐火車,前往服役的部隊。列車穿行在通往目的地的鐵軌上,對于即將到來的部隊生涯,我和志昌兩人既茫然又憧憬。在火車上吃了午飯后,下午兩點,我們來到了廣州軍區75240部隊汕頭地區的軍營。剛下火車到達部隊軍營不久,我們余干這批20名新兵沒有休息就被分到幾個地方進行訓練,志昌和另外兩名余干新兵分到了一塊,后沒多久志昌也和他們分開了。

都說“新兵連苦、新兵連累”,確實沒有錯。前不久和志昌閑聊時,志昌跟我聊起了他當年在新兵連的事情。

“有事打報告,你怎么總打報告呢?”這是志昌在新兵連時,他班長對志昌說的。和一般的農村出來的不同,志昌一點不膽怯,很活躍。

下火車后訓練到下午五點多,到了吃晚飯的時候,志昌那個班8個人列隊到餐桌,全站著,一臉盆菜在桌子上,飯在鍋里,大家等班長來下命令開吃。嚴明的紀律性,讓我們兩百多人的新兵連戰士感受到了部隊的威嚴。每天早上的饅頭起初讓志昌很不適應,因為我們以前在家都習慣吃米飯,但后來由于訓練的辛苦,漸漸的習慣了。按志昌的話說:“白天訓晚上訓,饅頭越吃越行”。

夜以繼日的訓練,能磨煉一個新兵的意志和打好軍事素養的底子。在新兵連的時候,新兵中午一般有兩小時午休,但如果是軍事技能不到位、不達標,則不能午休,要加緊練習。志昌本來軍事技能不錯,但為了更好一些,午休的時間他一般都不休息。在新兵連的第二個月,志昌射擊、體能等多項考核“全部優秀”。

部隊特別稀罕訓練“尖子”,不斷提升軍事技能,苦練本領是唯一的出路。在一次400米的穿行障礙物訓練中,志昌因為腳崴了,考核成績不理想,在訓練中,班長跟著志昌的屁股后面呵斥著:“快跑!快跑!”那一刻志昌哭了,他含著淚和班長說:“平時我訓練考核都優秀,這次因為腳崴了成績才不理想,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?”

班長望著志昌,嚴厲地說:“訓練不受傷,戰時會流血甚至犧牲,你懂嗎?”。在之后的訓練中,志昌漸漸懂得了班長的苦心。

三個月的新兵連訓練后,班長和志昌的情誼越來越深。到了下連隊的時候,兩人依依不舍,含淚告別。

新兵連出色的表現贏得了組織的認可,他幸運地被連隊推薦去學開車了,當上了許多新兵都夢寐以求的技術兵種——駕駛員。


都說“干一行、愛一行、精一行”,志昌就是這樣的人。在汽車駕駛技術上,他苦練真本領,向班長學、向汽車老兵學,漸漸的駕駛技術越來越嫻熟。或許是好學的原因,志昌還學會了一般常見的汽車故障修理技能,當時我在汽車修理崗位,有空他會和我聊修理的一些事情。他嚴格要求自己,逐漸成為部隊的業務骨干和行家里手,精湛的駕駛技術讓他迅速成為了部隊的“香餑餑”。“思想過硬、技術過硬、作風過硬”,這是志昌的目標,也是志昌的追求,開車、修車,臟活、累活搶著干,就這樣,在下連隊的第二年,志昌就當上了副班長。

“盡自己所能幫助每一個需要的人”,志昌現在還會經常和我說起。志昌在班上的汽車駕駛崗位期間,在提升駕駛技術、保障整個班訓練需要的同時,連隊“養豬、種菜”的這些“副業”,他一個人總是搶著干。為了保障“副業”有效益,他經常挑糞游走于班上的菜地里。2000年,志昌的班長說:“要不你去教導隊培訓一下,回來之后好入黨和當班長。”志昌正按班長的設想準備著,不料,不久團里汽車連來班里選拔優秀的人才,班長和班里的其他戰士就將志昌的平時表現如實匯報。就這樣,志昌成了汽車連指定要的“人才”。班長舍不得志昌離開,志昌也不愿去,幾次和上級領導溝通無果后,按照命令,志昌還是去了汽車連。

在汽車連,志昌更加努力鉆研駕駛技能,漸漸地成為汽車連的骨干。由于自身踏實的工作作風和過硬的業務素質,在這之后,志昌還去了小車班、去了教導隊,走到哪,都是響當當一條好漢。后來,也就順理成章地當上了班長,一個真正的“兵頭將尾”。

我對志昌記憶最深的一件事,是2010年中南利劍演習時,他被別人撞了,但志昌這小子十分要強,硬說沒事,他繼續忙著自己手頭上的事。拖了有兩個禮拜后,還是有些疼痛,但他強忍著不說,他戰友見狀把他拖去了解放軍188醫院檢查,后面一檢查問題就好嚴重,之后志昌在醫院住了有一個多禮拜才治療好。

部隊的工作生活經歷對志昌的影響很大,在剛退伍后不久,他一有空還會叫上我去體校進行跑步鍛煉,但由于他砂管執法的工作,十分忙碌,后來就沒有多少時間一起跑步。我比志昌退伍早四年,他是2014年7月退伍,16年基層軍旅生涯,期間他每年都被評為“優秀士兵”,立過三等功,是當時所在營隊唯一的一名四級士官。如今他的先進事跡想必很多人已經知道了,我為有這樣優秀的戰友感到自豪。


當知道志昌被非法采砂的犯罪分子行兇住院時,我的心里也是相當難受,還好志昌脫離了生命危險。

在部隊時,志昌是一個樂于助人的人,戰友之間有事找他幫忙,他從不推脫,只要能幫上忙的,他也一定會幫。他擔任班長期間,各方面能力突出。當時對于“不聽話”的士兵,領導總喜歡交給李志昌來訓練引導。

志昌常說的一句話就是“照我的樣子做”。通過自己實際行動,一招一式手把手地教,率先垂范、思想感化、形成習慣,把“差”兵帶成“好”兵。漸漸地,志昌成為“差”兵”、“邋遢”兵眼中的好班長。

志昌性格開朗,做事雷厲風行。當時在部隊的時候,戰友之間的一些活動,他從不遲到,他為組織活動也是忙里忙外的。在一些原則性的事上,志昌工作起來也是按規矩來,做事從不拖拉,總是盡心盡力帶頭去做。這次出現這種事情和他在部隊里堅持原則、敢于帶頭也是有一定聯系的。志昌好學,在部隊的時候,他鉆研軍事技術和文化知識,他在從事汽車駕駛、導彈底盤維修專業工作中,有一種“孺子牛”精神。退伍回到地方,特別是在砂管局工作時,他自學并考取了駕駛“沖鋒舟”等操作證,我就特別佩服他學習的這股“勁”。

其實這個世界上“戰友情,兄弟情”是無法用別的感情所能替代的……

一趟火車拉到軍營,同吃一鍋飯,同住一個屋,一塊訓練,忘不了第一次手握鋼槍的陶醉,忘不了第一次緊急集合的狼狽,當然,也忘不了第一次過年時,深夜獨自一人想家流的淚。這些凝結的就是戰友情,但我和志昌更像是兄弟情。當時在部隊里,我給余干父母電話報平安,如果志昌在場,他也會透過電話問候我的父母,詢問我父母的身體情況。用我母親的話說,她多了個志昌這樣的干兒子。

志昌很重情誼,每當有戰友退伍回來,他都要去戰友家中坐坐。每次戰友聯誼聚會,都少不了志昌忙碌的身影,出錢又出力。這次志昌出了這么大的事,我們都是事后才知道。前幾日問志昌,他說:“大家工作都忙,不想因為戰友們想著來看我而添麻煩。”

或許,在我看來,志昌是真正的退伍未褪色。往后的時光,祝愿他早日康復!

分享到:
浪排球的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