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水文化 >> 水之魂
[五河杯文學獎征文選登]眾手修得幸福渠
發布時間:2019-07-01 14:55:22來源: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:辛明

芳菲四月天,煙雨滿洪城。云開雨歇的日子,在市內各處走走,也是挺好的。

梅湖頻眨媚眼,花博園萬紫千紅,八大山人故居的古樟盡披新綠;象湖柳堤長風,萬壽塔倒映春水,魚兒在塔尖滑過;百花洲“蘇圃春曉”,有人在湖里蕩起雙槳,小船兒推開波浪;“瑤湖聞鐘”,清波惹眼,性急的人要踏沙沖浪,找“馬爾代夫”的感覺;青山湖綠樹環繞,最宜聽百鳥啼囀,看玩艇人矯健豪邁;候鳥從艾溪湖上空嘎嘎飛過,向日葵、薰衣草和水底的蓮荷滋滋生長,男女老少在美術館愜意地坐著、站著或靠著,看書看畫,看窗外的花、天上的云、水面的波紋……世界無比美妙!

置身“八湖兩河”的懷抱,明媚如碧綠的新葉和綻開的花朵一樣鮮亮,如春江之水那般充盈,閃耀在臉上,蕩漾在心頭。這便是幸福。因此,朋友們會生出如此念頭:“美景就在眼前,何必奔走遠方”;會有如此心緒:“既然選擇了一座城市而居,就想每時每刻見證它的成長,陪伴它一天又一天,看著它變得更美更好。”

這都離不開好水啊!人與花、鳥、蟲、魚、草、樹一樣,敏感于水的每一分每一毫變化。

這座城市是“鄱湖明珠、中國水都”,這里的市民為“湖在城中、城在湖中”而慶幸和自豪。可是,浩浩贛江之外,還有一支水悄悄地流進來,你可曾知道?

通過西總干渠和三干渠、四干渠、五干渠、六干渠,通過玉帶河西支、東支、南支、北支和總渠,經過梧崗閘、將軍渡閘、五聯閘、肖坊閘、聯通閘,贛撫大渠將水源源不斷地注入梅湖、象湖、青山湖、艾溪湖、東西南北湖和瑤湖,注入撫河故道,每年以兩三億立方米計……倘若沒有這些水,“洪城”會是什么樣子?

贛江和撫河下游的三角地帶平疇百里,覆蓋進賢、豐城、南昌三縣(市)和南昌市主城區的大部分地方,總面積2100多平方公里。這就是贛撫平原。它南高北低,襟江帶湖,水系雜亂,歷史上十年九災。大水之年,堤決田淹,一片汪洋,民不聊生;大旱之年,赤地百里,顆粒無收,生靈涂炭。多少世代多少年,這里演繹著黑色的輪回。這片土地上誕生的許真君治孽龍的神話傳說,寄托著人們的無奈與祈盼。

“善治政者先治水”,新中國成立后,江西省委、省政府堅持“治水興贛”,作出了歷史性的擔當。1958年,贛撫平原綜合開發水利工程列入國家“二五”計劃重點項目;1958年5月1日破土動工;1960年4月29日基本建成。主體工程有焦石攔河閘壩、王家洲節制閘、箭江分洪閘、崗前渡槽等15座大型建筑物和3600余座中小型建筑物;開挖各級渠道543條,總長1690公里,其中東、西總干渠100.2公里;至1988年,累計投資2.545億元——當時,這是“天文數字”。

贛撫平原工程集灌溉、防洪、排澇、航運、發電、工業和生活生態供水于一體,受益農田120萬畝,受益人口數百萬。密如蛛網的渠系,成了灌區的“生命線”,昔日地貧人困的傷心地,成了“贛鄱糧倉”“魚米之鄉”。灌區的全部農田由一季變雙季、低產變高產、旱澇保收,產糧占江西糧食總產的5%以上。

歷史不會淹沒,天地之眼雪亮。

那是革命理想高于天、百姓利益大于天的年代。分管全省農業的劉俊秀同志,是從槍林彈雨中走出來的老革命,也是贛撫工程重要的決策者和推動者。他曾28次下工地。他引用過這樣的民謠:“贛撫平原大變樣,撫河也把路來讓。渠道縱橫密如網,河水嘩嘩灌田莊。早晚兩季保豐收,幸福生活有保障。他寫過這樣的詩句:“贛撫平原望無邊,以往災害數千年。受盡壓迫和剝削,民不聊生苦難言。如今有了共產黨,群眾治水賽神仙。灌溉良田上百萬,子孫幸福萬萬年。”

那是物質匱乏,但精神富有、激情可以燃燒的年代。春風楊柳萬千條,六億神州盡舜堯;天連五嶺銀鋤落,地動三河鐵臂搖。多少建設者懷抱“讓高山低頭、河水讓路”的雄心壯志,以血肉之軀化“鋼筋鐵骨”,頂烈日、戰嚴寒,胼手胝足、不畏萬難,修成了一條條渠道,壘就了一道道堤壩。施工高潮時,14.3萬人齊聚工地。非受益區的10縣2萬多民工自帶工具、被褥和糧食趕來支援;數以千計的機關干部、城鎮工人、居民、學生、軍人參加義務勞動。敲鑼打鼓,紅旗招展,你追我趕,熱火朝天。

這是鐫刻著時代烙印的典范之作,彰顯的是宗旨、使命、責任、民心、德政,在共和國壯麗史冊上留下的是火紅的頁面。

有一篇文章這樣描繪:登高俯瞰贛撫平原,氣象萬千。焦石大壩橫鎖撫河,在壩的左右和下游,渠道縱橫交織,如鋪展在原野上的條條“玉帶”,大大小小、形態各異的水利建筑物,如綴結在“玉帶”上的顆顆“明珠”;西側贛江,似一條寬闊、飄展的綢錦,濃濃一帶水色,為平原鑲一道湛藍的花邊;東側撫河,從平原邊緣穿過,似天公用如椽巨筆,為山川平添華彩。

任何經典的工程都不是一蹴而就、一勞永逸的。贛撫平原灌區建成之后,持續進行續建配套、除險加固、提檔升級,不斷強化管理。六十年的建設,六十年的艱辛,六十年的堅守,六十年的奉獻。一代又一代的“贛撫人”像渠水一樣寧靜,又像渠水一樣深沉;像渠水一樣柔順,又像渠水一樣堅韌。他們獻了青春獻終生,為灌區的長足發展和永續利用打下了堅實的基礎,也積淀了厚重的文化。

有機會深入灌區走走看看的人,會發現風景比文字描摹的更美,站院、閘房、渠道比想象的更寬敞明亮潔凈,人的精神狀態蓬勃振奮。進入新世紀、新時代,灌區策應全國全省發展戰略,積極對接打造美麗中國的“江西樣板”,著力建設“民生灌區”“節水灌區”“生態灌區”和“智慧灌區”,大力推進水利工程標準化管理,爭做“全省第一、全國一流”,勇當“灌區領跑者”,努力實現從傳統水利向現代水利的轉變。

隨著經濟與社會的發展,工程的功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贛撫平原灌區水系承擔了為省城提供水資源保障的重大使命,供水的質在不斷提高、量在逐年增加。這“一渠清水”,活化著省城的河湖,改善著省城的生態環境,促進著省城的人水和諧,也提升著省城的品位。

我有一個愿望:不久的將來,能夠出現一條“贛撫平原水生態文化游”精品線路,眾人向往。

每游須兩日。

第一日早早由南昌市區登車,馳往溫家圳,探千年古鎮,看米糧碼頭;順東總干渠來水方向,沿渠道大壩上行至文港,看“光照臨川之筆”,念“光照臨川”之人;又上行至李渡,品美食,喝美酒,參觀酒作坊,感受酒文化;日頭偏西,渠水躍金,繼續東南行,以矇眬之眼看“一渠通南北,兩岸稻花香”,在如夢如幻中抵達柴埠口,那是東總干渠的取水點,有壯觀的大閘,有公園般優美的站院,有善講故事的守閘和看渠人。一路的見聞,滿滿的愉悅——這正是當地政府決意打造的“水生態文化觀光帶”。

離開柴埠口,順撫河東大堤西北行五公里,由李渡大橋過河到焦石。不光吃飯,還得住一晚。贛撫灌區建設國家水利風景區,那兒必定是大大的亮點。夕陽余暉中,焦石真好看。水從大壩上洶涌滾過,從大閘中澎湃而出,白浪濺銀,轟然作響,鷺鳥翔集,漁舟出沒。舉目南望,水迢山遠,讓人冥想山外之山、河上之河、人上之人。夜里枕石而眠,于濤聲中沉沉而睡,也許能夠做一個邂逅才子佳人的好夢。次日不能貪睡,要和鳥兒一道早醒早起,于迷濛的薄霧、激響的水聲和啾啾鳥鳴中漫步,有花香撲鼻,有雞鳴狗吠,盡可飽覽撫河晨景。

告別焦石,順風順水,一路北行。走一段撫西大堤,左邊是寬闊的西總干渠,右邊是水清沙白的大撫河,牛在河灘上悠然吃草,狗在山坡上撒腿歡鬧,田地里生機盎然,村舍中炊煙繚繞。過豐城袁渡,買幾包凍米糖;上箭江口大堤,進分洪閘,試想波濤洶涌、驚心動魄的場面;三江口要長時間逗留,走走五里長街,吃點荸薺,帶些豇豆腌菜,最緊要的是不急不躁地看撫河故支,二十里水路,十里荷花,蓮動魚躍,清氣襲人,流過這段的渠水一清見底,掬來可飲;崗前渡槽要慢慢走一遭,底下是著名的清豐溪;越過天王渡,到得向塘鎮,那里有贛撫管理局的老大院,有氣度非凡的灌溉試驗中心——那是規模宏大、技術高端的水利科研機構,有深藏地下的大型試驗測坑,有院士工作站、博士后創新基地,重大課題研究碩果累累……安排得好,下午可以到武陽鎮茌港古街,回望昔日“水陸交會之所”的輝煌,看看千米長堤,就是那兒,60年前15000余人奮戰經年,數千人在泥水里泡了三天三夜,逼撫河改道,確保灌區工程提前投入使用。暮色四合,車和人回到梅湖、象湖或青山湖,還得瞅一瞅、聞一聞。

這一趟下來,人人會發現贛撫平原竟是如此豐饒美麗,也會發現贛撫工程來之不易;會發現大渠的水是如此豐沛清澈,也會發現這水很是柔弱、易被玷污;會發現感恩自然、珍惜資源、保護生態是優秀的品質,也會發現維護好“一渠清水”是每個人都要肩負的艱難而神圣的責任。

百年千年之后,人們也許會像頌揚都江堰一樣頌揚贛撫平原灌區工程。我們感激修下它的人,更要像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保護這“一渠清水”——愛它就是愛自己。

從地圖上看,贛撫平原就是贛鄱大地的心臟,它的律動具有指標性意義;又像一只碩大的耳朵,諦聽著土地和人的脈息;還像母腹中的胎兒,孕育著新的生命。

歷史呈現的不僅僅是有源之水造福于人的美好現實,更是“眾手修得幸福渠”的寶貴精神。只要齊心協力,今天一定可以創造比昨天更加壯麗的偉業。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前人修渠后人解渴。前人是前人的后人,后人是后人的前人。今天的人若不能澆灌好前人栽下的樹、維護好前人修下的渠,若不能栽些新的樹、修些新的渠,將如何面對前人和后人?

分享到:
浪排球的微博